2023-06-18 14:07:14

金逸影视2021年业绩能否扭亏(三年亏损12.43亿元,金逸影视能否坚守院线第一梯队?)

【大河财立方 记者 唐朝金】2001年底,《电影管理条例》允许我国企业、个人及合资企业参与影院投资,为我国电影行业撕开一道口子。2004年,《电影企业经营资格准入暂行规定》鼓励境内企业及个人投资现有院线或组建新院线,彻底推开发展的大门。

政策的东风吹旺了行业勃发的火苗,万达电影、华谊兄弟、金逸影视等行业元老相继成立,率先抢占市场并逐步发展成行业巨头。

二十载一挥间,万达电影扩张梦碎、华谊兄弟深陷债务旋涡尚未抽身。如今,金逸影视三年巨损12.43亿元,急需业绩增长第二极。

3年金逸影视亏损12.43亿,抹平9年利润

4月16日,金逸影视发布2022年年报,当期实现营业收入85599万元,同比下降37.17%;净利润亏损38133万元,同比下降7.13%;扣非净利润亏损47698万元,同比下降25.25%。

对此,金逸影视表示,受不确定性影响严重,电影有效供给不足、票房缩水、市场波动,市场规模未达到正常经营年度2019年的一半,相较于2021年也有较大跌幅。

数据显示,影院上座率近三年来持续下降,从2020年的8.1%下降到2022年的5.8%,本年度观影人次再次下降,全年城市院线观影人次7.12亿次,同比2021年下降39.82%。

过去三年受疫情影响,院线频繁遭遇暂停营业,电影行业公司均出现不同程度亏损或下滑。

2020年至2022年间,万达电影净利润分别为-66.69亿元、1.06亿元、亏损13亿—19.5亿元;横店影视净利润分别-4.81亿元、1366万元、-3.17亿元。中国电影净利润分别为-5.56亿元、2.36亿元、亏损2亿—2.4亿元。

同期,金逸影视表现更为惨淡,净利润分别为-5.06亿元、-3.56亿元、-3.81亿元,连续三年亏损,合计亏损12.43亿元。而据公开财务数据,金逸影视2010年至2019年,九年间合计盈利共12.46亿元。通过行业业绩对比发现,金逸影视的恢复能力相对较弱。庆幸的是,退市新规中取消了单一净利润为负值而被ST,所以金逸影视不会被ST。

从营收结构来看,金逸影视电影放映营收占比80%左右,近五年毛利率分别为12.66%、7.99%、-68.62%、-5.87%、-26.56%。卖品和广告收入分别占营收8%上下,但毛利率较高。卖品近五年毛利润分别为53.06%、58.86%、31.42%、57.97%、55.3%,广告收入毛利率分别为99.48%、98.88%、83.88%、96.71%、95.56%,毛利率已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另外值得注意的一点,金逸影视为了缩减支出成本,近三年进行大幅裁员。据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3年员工人数分别为5039人、3103人、3410人、2465人。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现金分别为2.87亿元、1.57亿元、2.11亿元、1.83亿元。

公司称,由于不确定因素加强,金逸影视在影院项目的拓展跟投资上更为谨慎,以一、二线城市为优先方向,或 以优质的商圈项目为主,同时加大与国内知名商业品牌的合作。

负债率高达96.71%,金逸影视增长早已遇困

金逸影视2021年实施财政部颁布的新租赁准则,原来未在资产负债表内列示的租赁资产被确认为“使用权资产”和“租赁负债”。

使用权资产指的是公司在报告期内作为承租人所租赁资产,以租赁房产为主。租赁负债指的是公司向出租人支付的与在租赁期内使用租赁资产的相关款项,同样以租赁房产为主。使用权资产每年须根据使用资产用途进行资产折旧,计入当期损益。

2022年金逸影视财报披露,公司总资产45.11亿元、净资产1.49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6.72%。其中资产项“使用权资产”24.41亿元,占总资产比例54.11%。负债项“租赁负债”29.36亿元,占总负债比例67.3%。

4月17日,大河财立方记者以投资人身份致电金逸影视证券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资产负债率上升由于会计准则变更导致,行业普遍负债率较高。问及未来将采用何种方法降低资产负债率,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此事主要原因在于会计调整,需要咨询财务部,证券部不清楚。

2022年,金逸影视在投资者互动中表示影院扩张是公司重要发展战略。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2年,金逸影视扩张陷入停滞。期间公司总影院数量分别为424家、427家、441家、443家,其中直营院线分别为186家、181家、191家、186家,加盟数量分别为238家、246家、250家、257家。

根据门店变动数量可以发现,近年来,资产负债率的高企以及疫情影响,导致金逸影视减少对直营影院投入,更侧重于轻资产加盟影院。一方面降低人员支出成本,另一方面控制使用权资产和租赁负债造成的负债率提高。

金逸影视称,由于不确定因素加强,公司在影院项目的拓展跟投资上更为谨慎,以一、二线城市为优先方向。

而同期,横店影视影院数量增加45家,万达电影2019年至2021年门店数量增加134家。头部企业扩张步伐仍在继续,金逸影视有所掉队。

值得注意的是,疫情前金逸影视疲态已显。2015年至2019年,行业呈整体增长状态,影院及屏幕数量增长迅猛,行业公司业绩普遍增长较大。期间内金逸影视影院数量增长共计115家,但营收分别为23.25亿元、21.56亿元、21.91亿元、20.1亿元、20.69亿元,公司早已陷入增长困境。

郑州大学新闻媒体传播学院研究生导师、武汉大学电影学博士王超表示,金逸影院数量稳步增加,同期全国院线市场银幕数量连年激增,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与之相对的单银幕票房却呈下降趋势,趋于饱和的银幕数量使得影院间市场竞争激烈,但另一方面,房租、人员、维护等硬性成本却不降反升。从金逸内部来看,虽然影院的数量增长,但一线城市影院比例、核心商圈影院比例却在降低,激光IMAX、4DX、Cinity等新技术、高收益影厅占比也较之竞争对手落后。

行业增速放缓,头部集中率进一步提升

2022 年,国内影视行业整体下滑严重。期间内,全国新建影院770家,同比下降30.3%,影院新建明显放缓。上映新片325部,较去年减少222部,电影产量下滑,制造发行端下滑严重。近五年全国屏幕数量分别为60079家、69787家、75581家、82248家、77103家,增速出现下滑。

2022年排名前十的影片市场占比60.7%,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攀升。国内上映过亿新片39部,较2021年的58部减少19部。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升,但头部影片体量回落明显,相比2021年3部票房40亿+的超S级影片,2022年仅《长津湖之水门桥》1部;中高体量新片断层严重,特别是票房2亿-5亿元新片仅6部,同比减少12部。进口片日渐式微,多部进口大片票房未达预期。

行业整体下滑形态下,节日档和爆款电影的票房集中度愈加提高。

2022年,全国电影总票房实现收入300.67亿元,同比2021年下降36.38%。其中档期票房占比69.5%,同比下滑20.8%;非档期票房占比30.5%,同比下滑5%。

金逸影视2022年实现院线票房11.84亿元,位居全国第8位,公司旗下直营影城实现票房6.82亿元,位居全国影投公司第5位。

王超称,影视行业一贯是资源头部效应明显,少数有名导演、一线演员、顶级IP中的若干要素的电影,才能获得资本追捧,配齐所需资源,进而占据热门档期、高排片率,也有更大可能产生话题性,这一类电影往往是资方抢着投资抢不到机会。而与此相对的有大量小体量电影没有资本青睐,融资、拍摄、发行不易,回本率也偏低。

2020-2022电影受疫情影响,票房收入大减,投资信心不足,虽然从春节档开始市场消费回暖,但整体的市场恢复还需要时间,不会出现高体量的项目集中上马,立马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的情况,中高体量的电影数量应该会缓步回升。而在恢复期,资本的集中度可能会更高,但人才比较特殊,与资本不同,人才不能过度集中,也不愿意长期空档,所以这一情况可能会让导演、编剧、演员、摄影等制作人才向小体量项目“外溢”,可能会诞生一些“小而美”的电影,如果有好的剧本、精良的制作,也许其中个别电影能“以小博大”,成为票房黑马。

拓展影视全产业链及复合结合,金逸影视能否冲破困境?

面对市场增速放缓及疫情冲击,行业公司也在寻求业绩增加新方向,金逸影视也进行多元化发展。

2015年,金逸影视院线发行收入13526万元,占总营收5.82%。报告期内院线发行收入601万元,总营收占比0.7%。

近两年,公司称努力拓展影视制作投资及发行业务,参投并上映《唐人街探案3》《这个杀手不太冷静》《奇迹笨小孩》等十余部,但根据营收状况来看,公司投资比例极小,未对业绩产生影响。

复合经营方面,金逸影视计划精选4家影城推动讲食天地-港式餐厅项目,以复合模式主打“电影+全时段+餐饮”理念,延长顾客在影院的时长及次数,打破票房营收天花板。

同时,据金逸影视公开信息可知,其计划在2023年再引进4-6家YOOOOSHOP衍生品手办店,通过结合把电影档期+法定节假日档期+动漫潮cosplay作品展有机结合。

电影行业已度过高速增长期,在没有疫情的2018年便进入放缓阶段,具体表现为影院数量及屏幕增速大幅降低。据票房数据及市场占有率来看,行业头部企业虹吸力进一步提高,市场进入存量博弈阶段。在此环境下,不增即为降。

不止金逸影视,同业公司均在谋求转型,院线公司向上游制造发行渗透,以万达电影最为明显。另外就是改造多场景影厅、打造融合消费场景等。

金逸影视目标同样以电影院终端为主题,逐步向上游制造发行渗透,再深化下游广告、电影衍生品等业务,打通上下游产业链一体,这也是目前电影行业公司的普遍发展方向。

王超认为,长期以来向产业上下游拓展业务都是影视企业的追求,也是中国影视企业和产业的痛点。

“其中,向上游制造发行渗透,打通电影出品环节,风险与机遇并存。押对高成功率电影项目能使公司业绩与名气跃升,但需要投资眼光。目前金逸影视投资占比较低,即使押对也对业绩影响不大。而向下游广告、衍生品乃至游乐园的发展,则存在版权保护及法律法规的保障。而培养顾客消费习惯需要真正叫好叫座的电影作品,需要一定时间积累,长期来看潜力很大,短期很难有业绩的迅速提升。”王超说。

责编:陈玉尧 | 审校:李金雨 | 审核:李震 | 监制:万军伟